从官、名与法的关系看明代社会的司法

从官、名与法的关系看明代社会的司法

来源:www.51fabiao.org作者:twt1601发布时间:2012-12-06 12:50论文字数:23000字
论文编号:fbo201212051235133867论文地区:中国论文语言:中文论文类型:-
这种私力救济的伸冤方式从本质上反映出的却是法律不能充分实现统治、国家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惩罚机制。透过明代司法程序中以司法官员、黎民百姓之间围绕法律展开的博穽与互动,以此为中

第一章 初审与复审:司法程序中的官与民


    第一节 自下而上:帝国司法的程序设计
   为确保稳定的司法秩序,明帝国对于司法诉讼程序以及各级地方的审判管辖权均作出了详细而明确的规定,因此,无论是民人的起诉或上诉,还是司法官员的初审或复审,均需严格依循法定的司法程序进行。


        一、初审:自下而上的陈告
   明代告官程序可分为在外词讼和两京词讼,其内容和原则均不相同。《大明律》针对初审案件在外词讼告官程序有明确规定,军民在陈告官府时,告状都须直接投递到当地官府:凡军民词讼,皆须自下而上陈告。若越本管官司,辄赴上司称诉者,笞五十。若迎车驾及击登闻鼓申诉而不实者,杖一百;事重者,从重论;得实者,免罪。③自下而上的陈告,既是对告诉人陈告的要求,又是对各司法机关在词讼管辖权力上的限制。对司法机构而言,明代实行地域管辖原则,县、州、府、布政司皆逐级管理本辖区内的诉讼,不得越级,亦不得对外州、外府、外省之诉讼进行干预。但府、省两级所审之案件,或是由按察使、巡按交办,或是由所辖州、县申详而来,多非初审。就告诉人而言,户婚、田土、斗殴等被认为是民间小事,此类纠纷要先由里甲老人裁断,当事人对裁判不服时才可以向官府起诉。④除谋反、谋逆等机密重事许赴京奏告外,其余只能向本管官司即州、县衙门告诉,不能擅自越过本管官司直接向上级衙门告诉。在外词讼的基本程序和内容在洪武时期已成定制:"乡里中凡有奸盗、诈伪、人命重事,许赴本管上司陈告"。⑤"凡有冤抑干于己,及官吏卖富差贫、重科厚敛、巧取民财等事,许受害人将实情自下而上陈告;非干己事者不许";"如果近邻亲属人等全家人被人残害,无人申诉者,方许"。①由此可见,告官除了必须遵循自下而上的程序进行陈告外,还要求必须是"干己"之事;只有无主命案,方许他人告官。此后各朝曾多次重申洪武旧例:永乐三年二月丁丑,巡按福建监察御史洪堪言十事:"……今后词讼除奸盗、作伪、伤人命外,若户婚、田土、斗殴相争,一切小事依洪武年间《教民榜》里老徇私不公,及顽民不服者,有司方如律治之。"宣德二年五月丙寅,巡按浙江监察御史吴讷奏:"今后凡逃军囚吏,除本身及其家被人杀害侵夺者,方许指实陈诉,余皆不许。若果有冤抑,须自下而上陈告,有越诉者,准洪武中例,发回应理衙门问断。"③正统十四年九月敕令:"军民词讼,有系告言谋逆重情,许赴各镇守及巡抚官处,或径赴京,其余户婚、田土等项,悉照洪武年间旧例,自下而上陈告,不许挟仇,枉将他人重情牵告"。④天顺八年正月乙亥敕令:"今后军民词讼,除谋逆外,其余不问轻重情词,悉自下而上陈告。如有蓦越赴京者,法司治以罪,仍将所告情词发回本处问理。不许辄便拟奏,差官出外提解,搅扰军民。违者之"。成化七年十月二十四日,都察院题,会同刑部、大理寺等官议得,将洪武年间敕降榜文,及刑部、大理寺等衙门奏请事例,再行斟酌申明,通行内外问刑衙门。今后军民人等词讼,俱要直言筒易,除谋反、谋逆等项机密重事,许其赴京奏告外,其有近邻亲戚人民合家被人残害人命,本主无人申诉,及官吏侵盗官钱粮并一应干己事情,倶要依律自下而上陈告。若有蓦越赴京奏告者,倶依见行事例问罪,给依递回所司问理。若有将不干己事混同千己之事,多捏情词,开款奏告者,所司从公参详。如告二事以上,内有一事干己,只将干己一事施行。其余不干己,并代替他人陈告之事,开款虽多,俱要于案内明白开说:某事不干己,立案不行;某事干己,应合施行。其在外词讼,若是谋反机密并奸盗、人命重事,及邻近亲属被人残害人命,本主无人申诉,官吏侵盗系官钱粮,里老理断不公,不分干己事情,许赴本管官司陈告。其官吏明知此等不系里老理断,一概推调不理者,治以重罪。①可见,明代历朝都强调告官须自下而上,严禁越诉,且一般情况下只有"干己"之事方许告官。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民间诉讼的空间。
 

        二、复审:逐级审查的管辖权限
   如前所述,明代司法管辖采取的是地域管辖原则,各级司法官员只能管理本辖区内的诉讼,不得对外州、外府、外省之诉讼进行干预。根据案件的轻重程度,明代还对从地方到中央四级司法机关的管辖权限做出了详细的规定,据《明史刑法志》载:"洪武初决狱,笞五十者,县决之;杖八十者,州决之;一百者,府决之;徒以上,具狱送行省。"③凡超过自己管理权限的案件在提出量刑处罚的建议后,必须按规定送上级司法机关复审。各级司法机关根据各自的管辖权限所进行的复核审査即为逐级复审。根据史料记载,明代逐级复审制度的确立经历了较长的时期。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颁布的《大明令》规定:凡犯罪,六十以下,各县断决;八十以下,各州断决;一百以下,各府断决;徒、流以下,申闻区处。④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年)定制,"布政司及直隶府、州、县,笞杖就决;徒流、迁徙、充军、杂犯、死罪,解部审录"。颁行于洪武三十年(公元1397年)的《大明律》规定:凡狱囚鞠问明白,追勘完备,徒、流以下,从各府、州、县决配。至死罪者,在内听监察御史,在外听提刑按察司,审录无冤,依律议拟,转达刑部定拟奏闻回报。直隶去处,从刑部委官与监察御史;在外去处,从布政司委官与按察司官,公同审决。正统四年(公元1439年),再次就此作出明确规定:凡在外,问完徒流死罪,备申上司详审,直隶听刑部、巡按御史,各布政司听按察司并分司,审录无异,徒流就便断遣,死罪议拟奏闻,照例发审。⑦从此以后,直隶巡按御史及各省按察司成为直隶或各省的最高司法审判机关,各省布政司的司法审判权逐渐缩小。正德元年(公元1506年),更规定"凡布政司官,不许受词,自问刑名"①。由此可见,逐级复审的管辖权限是依据五刑的轻重程度来确定的。笞刑,州气县一审断决,不需复审。杖刑,由县管辖的,六十以上则应解送至府复审,由府批定;八十以下,由州管辖则不需复审;一百以下,无论州、县管辖,初审后均应解送至府复审。徒、流刑,初审之后解送至府复审,然后转呈至按察司批定。死刑,由州、县初审之后解送至府复审,府复审后转按察司,按察司在三司会审之后转呈刑部或都察院拟议,然后再转大理寺详议,最后由皇帝裁决定夺。


    第二节 治民和治官:程序设计中的权利(力)制约
   与传统帝制时代的其他法律一样,《大明律》关于"自下而上"的司法程序之设计目的,并不是出于权利保障之需要,而是针对作为当事人的陈告之民,以及享有司法审裁断权限的司法官员,予以权利(力)制约。


        一、治民:越诉之禁与处罚
   当我们讨论任何一种司法程序的时候,都存在着一个不言自明的基础或者说是前提-政府赋予了民众一种"程序保障请求权",即当个人遭受非法侵害时享有通过公正的司法审判请求保护的权利。《大明律》中的"威力制缚人条"实质上是赋予了民众这种程序保障请求权。但与当代法治基于人权、尽可能通过赋予当事人各种权利以保障这一诉讼权利不同,明朝政府出于加强社会控制的目的,对于民众的程序保障请求权更多的是予以限制。③反映在《大明律》中,其中最为典型的便是禁止越诉。明初,太祖朱元璋为澄清吏治,每年末命令数十至千余"乡里年高有德等"赴京师,面奏当地官吏的善恶,④开启越诉赴京首告之门。《御制大诰》"续编"、"三编"中,也多有由耆宿或老人上奏告发地方官吏并捕至京师的事例。⑤至洪武末年,赴京越诉者日多,官司难以应付,且"及按其事,往往不实,乃严越诉之禁"气此后历朝对越诉之禁的申明,也多与诬告相联系。帝国法律对越诉的禁止,实质上是通过处罚越诉与诬告来实现的。对越诉与诬告的处罚,在《大明律》中均有明确规定,但在整个明代却是一直处于变化之中。禁止越诉始于洪武朝,?但不是历朝都加以处罚,且处罚手段也不一。洪武时期颁订《大明律》,对一般的越诉处以笞罪,若赴通政使司递状且诉状不实,则"以诬告罪"①予以处罚。在朱元璋看来,"恶或诬善,事虽可白,不免受辱,宜严禁之且奸徒若不抵罪,天下善人为所诬多矣"!因此,相对越诉而言,《大明律》对诬告的处罚更为严厉,一般实行反坐甚至加等的原则。永乐初期,严诬告法,对诬告的处罚是按被诬人数计算,诬"十人以上"者,竟至"凌迟,枭首其乡"。⑤而对越诉的处罚,仍依照洪武旧例施行。⑥至永乐十年(公元1412年),对越诉与诬告的处罚均有了较大变化:上以奸民好讼由无恒产,而北京尚多闲田,乃下令法司:"越诉虽得实,而据律当笞者免罪,令挈妻子徒北京良乡、涿州、昌平、武清为民,援田耕种。依自愿为民种田例,给路费,三年始供租调。诬告犯徒流、笞杖者亦免罪,挈妻子徒卢龙、山海、永平、小兴州为民种田,不给路费,一年供租调。其诬告十恶及机密重事不在此例。"永乐十九年(公元1421年),针对官吏下乡科敛害民的情况,再次允许里老具实赴京面奏,⑧这在一定程度上放了对越诉的限制。

    宣德初期,对待越诉的问题恢复至洪武时期的规定。宣德二年(公元1427年),巡按浙江监察御史吴讷建言:比年浙江及直隶松江等处逃军、逃吏、逃囚与頑民之避役者,肆无畏惮,凶恣暴,凌虐乡里,挟制官府。事觉被获,辄造巫词,令家人妄诉,有词连千人或三五百人者,及逮对事,多虚妄。上妨公务,下害良善。敕法司揭榜禁约,今后凡逃军、囚、吏,除本身及其家被人杀害侵夺者,方许指实陈诉,余皆不许。诸司亦不得擅与受理。若果有冤抑,须自下而上陈诉,有越次者,准洪武中例,发回应理衙门问断。⑨至宣德四年(公元1429年),明政府再次重申越诉之禁,并加重了对越诉的处罚:旧例,军民词讼自下而上,不许越诉。近来奸頑小人或因私忿辄造虚词,擅动实封,或募人赴京递状,廉吏良民多被诬枉,四川尤甚。既已命禁约,仍榜谕天下,今多机密重事,有实绩方许实封奏闻,其余事应告理者必须自下而上。若仍前越诉,予率多,法司一体治之,仍究主使教诱及代书词状之人,俱杖一百,永为定例。①但这一"定例"并未持续太久,到了宣德八年(公元1433年),鉴于"诬讼虽省,冤抑莫伸"的弊端,又改为越诉得实者卑,不实者戍边。②这一规定有别于宣德四年的定例,且这种对越诉不实者的处罚实质上是对诬告的处罚。可能是由于正统初期一度放松对越诉的处罚导致了赴京越诉案件增加,朝廷于正统八年(公元1443年)再次重申宣德四年的禁约,③并在此后两度申明"越诉充军"的例文。正统九年五月癸亥,大理寺左寺丞廖庄言:"直隶军民诣京陈诉,似非蓦越,而法司有如例论以充军者,有如例论以赎徒者。坐罪同而援例殊。"上佶问法司,都察院言:"涉朝廷机密重事者,非越诉。小事擅动实封,募人转递,主使教唆诬捏者为越诉。今论赎徒者,告大恶也;论充军者,告小事也。庄所言者,乃直隶德州卫军姜肆见告本营千户杨衍科敛小事,今赴京,是为越诉。"上曰:"赎徒者所告虽大恶,然岂机密事?充军者岂例意?例明云:'小事擅动实封,募人转递,主使教唆诬捏者为越诉,充军。,尔等不之详,概论以不告亲管上官者。及朕问,又多饰词,论法不可恕。今姑识之,后此更尔,致刑失当,必罪不宥!"正统十四年九月敕令:军民词讼,有系告言谋逆重情,许赴各镇守及巡抚官处或径赴京,其余户婚、田土等项悉照洪武年间旧例自下而上陈告,不许挟仇,枉将他人重情牵告,诬陷良善。又有一等习民,平日挟制官府,到京,临期雇觅人捏写本状,旋捏重情,乘势妄告,以快私愤。今后有此等,连捏词写本状之人,并发边远充军。⑤对比正统时期三份严禁越诉的申明,我们发现,对越诉虽都处以充军的处罚,但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的敕令更为强调针对"诬告"的处罚。具体的量刑也有变化,正统十年(公元1445年),"刑部请申蓦越诬告之禁,诬十人以上者发边戍,民迁口外。

     从之",对诬告的处罚,相对于永乐元年(公元1403年)诬"十人以上……凌迟,枭首其乡"而言,则明显宽松许多。景泰四年(公元1453年),针对当时"军民刁顽者或挟仇怨,或避免操差,往往搜求细故,罗织重情,赴京越讼,比至究理,诬者遇半,且连染无辜,死于非命"的现状,朝廷再次严禁军民越诉,重申"自今朝廷机密重情外,军民一切私仇细故,俱先所在官司理之。其越诉于京者,无问虚实,悉杖,遣口外充军"。①天顺以后,对越诉的处罚一般是依律而行,即处以笞罪,同时将告状递回本管官司听理。②嘉靖四年(公元1525年),针对"内外法司多有不能为民分理冤抑,奏诉纷纭"的情况,诏令刑部对奏状"宜择可行者行之,毋徒立案废阁,以致冤抑无伸"。③至嘉靖九年(公元1530年),鉴于"民习刁风,狱讼繁滋",再次重申"内外衙门一体禁约"。纵观有明一代,对于越诉之禁的申明与违禁处罚,均是针对民间健讼、刁讼之风的盛行。成化十三年(公元1477年)的一份奏折对于当时民间健讼的情况、危害以及禁约的必要和禁令遵守情况做了比较详细的说明。成化十三年五月二十五日,都察院等题为禁遏;^论事。差得先以正统十一年该工部右侍郎周忱题称,近见各处放刁之徒,奏告人罪者,每状动辄五事十事,或一二十事。无非挟制官府,欺压良善,假官府之法,已决其私忿。中间有干己事情百无二三。问刑官虽是推见虚实,因其所告事情多端,及坐原告,不问被告,又恐事涉嫌疑,遭其旁议,不免将数内暧昧一二事以坐被告。是以放习之人告状者,无不得胜。况被告之人有官者,必须离任住俸,身系螺绁,虽得辩明,亦困辱。良善平民被其捉获,抛弃妻子,妨误生理,勒系囹圄,横罹棰楚。事纵得明,所损亦多。遂致放习之徒纵横得志,莫敢谁何。近见有旗军不服差操,却妄告都司指挥不当、千户违例放债。又有民人因争家财等项,不服问断,却告县官多取钱擅修公廨、考满置酒筵宴者。又有习民因事负欠财物,却告借主房屋违式等项。又有罪囚翻异,却告原问官不当买鸡酒食用、又在道驰幹等事。由此观之,刁讼之风盛,而军职不得管军,有司不得治民,富家不得安业,风宪不得按事。夫乱政坏法,莫此于甚,诚不可以不禁。又查该江西按察司按察使牟凤照,得江西地方人民健讼者多,田土、斗殴等项细事,添捏人命、抢劫重事;与人有仇,半空牵告事情有之,受财嘱令牵人姓名有之,多至二十万言,少亦有数款。雇觅无籍船户、马夫人等,及寄托在京军校厨匠人役,假名托姓,妄行奉告。......仍出榜文常川张挂,奈何刁顽之徒不遵禁令,其习词巧语比前居多,饰文奸状视昔尤甚。中间亦有一本奏告三五百及千人以上,数年不得结绝者。上则烦渙朝廷,中则打搅官府,下则侮害良民。①由此可见,不仅各地民间大多健讼,且违反自下而上和只许告干己之事原则的告官现象比比皆是,形成"上妨公务,下害良民"的局面,为此,帝国政府不得不一再申明越诉之禁。然而,消除民间滥讼、刁讼并非对越诉一概禁止即可解决那么简单:先是,奸谲之徒往往构无情之词,赴京陈诉,陷平人于罪,以复私怨。法司不胜其繁,请禁戢之。一切诉讼自下达上,越诉者发戍边。自是诬讼虽省,而冤抑莫伸,豪猾愈肆。上已知其弊,因御史张鹏奏福建按察司不以伸冤理枉为职,每听民讼,辄援越诉之例,发遣戍边,致民含冤无告。②迩来内外法司多不能为民分理冤抑,故奏诉纷纭。自今凡有奏状,即宜择可行者行之,毋徒立案废阁,以致冤抑无伸。③事实上,明帝国政府在处理民众告官问题上始终面临着两难:不禁越诉,则刁徒陷平人于罪,狱讼繁滋;完全禁止越诉,则冤抑莫伸,致民含冤无告。而这一困境也始终困扰着整个明王朝,并左右着历朝政府在对待民众越诉问题上的态度。


        二、断罪依律例 .............................................................................20-23
    第三节 程序设计的先天 .............................................................................23-27
        一、缠讼 .............................................................................23-24
        二、淹滞 .............................................................................24-27
    小结 .............................................................................27-28
第二章 诉诸情理的道德............................................................................. 28-42
    第一节 诉诸于道德的.............................................................................28-32
        一、强调自己起诉的.............................................................................28-30
        二、运用道德性话语 .............................................................................30-31
        三、夸大或虚构冤情 .............................................................................31-32
    第二节 寓情于法的道德............................................................................. 32-38
        一、“曲法以伸情”的司法 .............................................................................33-36
        二、“寓情于法”的.............................................................................36-38
    第三节 官方与民间司法 .............................................................................38-41
    小结 .............................................................................41-42
第三章 民间伸冤的司法.............................................................................42-57
    第—节 理想化的 .............................................................................42-47
        一、正史对于“清官”形象 .............................................................................43-44
第四章 私力救济的 .............................................................................57-77
    第一节 冤抑的由来 .............................................................................57-61


结论 


    明帝国出于刑当矜恤、明德慎罚的立法目的,以及加强社会控制、合理分配职权的现实需要,设计出一套"自下而上"的司法程序,既要求民众凡有纠纷争议须陈告于官府且不得越诉和诬告,又要求从地方到中央的各级司法官员严格依据法律逐级复审。但因程序设计中自身存在的先天缺失,使得大明帝国司法制度与司法实践之间的相悖从程序设计伊始便已存在,这也就为官、民之间围绕法律展开博弈与互动提供了现实基础。在具体的司法运作过程中,以州县司法官员为代表的帝国法律在地方的代言人,并不以既有的律例条文为唯一的裁判依据,而是综合运用情、理、法并使三者有机融合而协调一致,以实现其工作的第一要务——消弭争执,解决纠纷,最终恢复社会的和谐。而作为相对方的当事人对司法审判的期待也并不仅仅是依法裁判的公正结果,而是以诉讼为策略获得某种心理和物质上的满足。反映在法律意识方面,无论是司法官员抑或平民百姓,都认为相较于律典条文而言,儒家经典与乡土习俗更具亲和力以及说服力;裁判符合天理人情远比符合帝国律典更重要,双方都不以法律的严格适用为最终期待,所以法律实践就必然发生与法律表达的背离。因此,官、民在"情理"社会这样一个共同体中展开司法博穽和互动,从针锋相对到相互妥协,在试探和磨合中逐渐达成一种价值认同,构建出了法律实践领域的司法审判特色。当然,恰如其分的综合运用情、理、法以完成司法裁断,有赖于司法官员的素质。事实上,也只有那些本着"勤政爱民"之精神的司法官员才有可能用心权衡刑罚之轻重,实现儒家"哀矜"折狱之原则。另一方面,生活在大明帝国中的黎民百姓感受到的却是贪污腐化、横征暴敛的社会现实,因此,勤政爱民的"清官"们因寄托着黎民百姓的种种企盼与情愫,成为他们的一种司法期待。但无论是民间的情理社会亦或是大明帝国的衙门,都无法避免冤抑的发生。此时,审判并不是解决纠纷的唯一方法,有时,人们会寻求一种不同于"陈告于官府"的救济方式,或血亲复仇,或寄望于超自然的力量,相信可以从"他处"得到公正的评断。这种私力救济的伸冤方式从本质上反映出的却是法律不能充分实现统治、国家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惩罚机制。透过明代司法程序中以司法官员、黎民百姓之间围绕法律展开的博穽与互动,以此为中心对明代司法实践进行考察,我们可以从而得以进入明人的生活世界,体会他们对于帝国法律及其实践的感受和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