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转型升级:供给要素生产率的苏、浙、粤经济比较研究

产业转型升级:供给要素生产率的苏、浙、粤经济比较研究

来源:www.51fabiao.org作者:lgg发布时间:2018-01-28 13:57
本文是经济论文,本文在分析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从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出发,推导出可以同时测度资本投入贡献率、劳动力投入贡献率、资本结构生产率、劳动力结构生产率以及全要素
第一章 绪论
 
第一节 研究背景
我国经济自改革开放以来,始终凭借充足的自然资源和生产要素优势走高投入、低效益、粗放式发展之路。如今,能源枯竭、要素紧缺、环境污染等一系列连锁反应的发生,暴露出我国已经走回发达国家昔时老路的事实。新的问题正在不断随之产生,这种粗放式的发展方式已经严重影响中国经济的发展未来甚至严重威胁到人民赖以生存的环境。“十二五”时期,我国正式步入了新常态,经济增长由高速转为中高速,前期实施的刺激政策仍在消化,产业发展正经历着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阵痛。产业是经济研究的核心,经济增长、社会前进离不开产业发展的支撑,新常态背景下新形态的经济转型更离不开产业转型升级的推动。
.............
 
第二节 研究意义
产业转型即产业由高排放、高耗能、低效益的粗放式发展方式向低能耗、高效益、集约化转型;产业升级即产出的产品由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升级,产业从价值链低端向高端升级。产业转型升级由产业的转型和升级两个层面构成,是主要由投入产出关系体现的产业高级化发展过程,产生的结果是生产质量和效益水平的提升。能够影响投入产出关系和结果的是投入要素数量、结构和技术水平,实质是生产率的改变,这其中既包含资本、劳动力等供给要素投入的生产率,又包含供给要素在产业间由生产效率较低部门向生产效率较高部门自由流动带来的结构生产率,还包含体现能力提升和技术进步的全要素生产率。因此,研究产业转型升级应该从生产率问题入手,将供给投入、供给结构和全要素生产率水平作为衡量产业转型升级的标准,用改善供给的方式实现产业的高级化。研究产业转型升级不应该孤立的进行,产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只有通过相互对比、借鉴分析才能更加清晰的被认知。江苏、浙江和广东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领军省份,同时也是我国产业转型升级的先行区,它们的产业发展自身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局限性。对江苏、浙江和广东三个省份施行对比分析,有助于深度发掘各省份内部产业发展的优势和欠缺,有效治愈制约产业转型升级的根源症结,为地区产业的发展减负增效、提升动力。另外,这样的对比研究也更有利于经济发展水平同处于第一方阵的江苏、浙江和广东发挥出应有的产业转型升级先行示范作用,为其他省份的产业发展提供一定的借鉴和参考价值。
...............
 
第二章 理论基础与文献综述
 
第一节 产业转型升级与供给要素生产率的相关理论
产业演进主要研究产业从出生到成熟的发展规律,这些变化规律可以概括为两类,一类是产业内部企业和产品数量上的变化规律,另一类,也更为重要的一类指产业结构和产业主导地位等质量上的变化规律,产业在数量和质量上不断发生改变,促进着自身的转型和升级。也有学者认为,产业演进规律主要由空间变化和时间变化两类构成,产业在空间上实现地域的扩张,在时间上随着结构、组织的调整在地区之间实现转移、承接和布局的优化,不断向着高级化、合理化发展。产业结构研究是产业经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产业结构调整是影响产业发展和转型升级的关键因素。英国经济学家威廉·配第最早描述了资源在产业间流动的现象,他认为不同的行业存在着收入的高低之分,劳动力为了追逐更高收入而流动于不同产业之间,无形产生了对经济发展有利的影响。而现代产业结构理论主要于 20 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形成。20 世纪 40 年代的英国经济学家 C. Clark(克拉克)根据澳大利亚经济学家A. Fisher(费歇尔)提出的三次产业分类法,将威廉·配第的与资源流动相关的研究进行了延伸,他的观点被后世称为“配第—克拉克定律”。配第-克拉克定律可以概括为:起先,劳动力伴随人均国民收入水平的提高由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转移,而后随着人均国民收入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劳动力逐步向着第三产业转移[1]。该定律通过劳动力的分布变化揭示了产业结构演变的规律,但仅仅是就劳动力这一单一要素进行了研究,并没有综合考虑其他因素。
.........
 
第二节 国内外研究现状
Bell M(1999)认为,产业具备核心竞争力是实现转型升级的关键,应该注重发挥特有的难以模仿的产业核心价值。Humphrey(2002)同样认为产业升级是产业核心竞争力的提升,应该专注于从事高附加值的生产活动,而这其中的基础是拥有掌握技术和占有市场的能力。Schmitz(2001)认为在资源短缺的情况下,所需资源并不完全能够获得,产业转型升级应该重视资源的稀缺性问题,权衡好所需与所用的差距。Huang Haifeng(2011)将中国经济转型的特点及成就进行总结,就能源需求问题提出了增强资源利用效率、减少污染排放的方法和对策。Tsun SeCheong(2014)认为产业的结构调整以及向着高附加值升级的转变是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的部分原因,同时指出,中国现在面临资源紧缺、区域发展差距扩大等问题,应该从产业转型升级角度深入研究,采取全面有效的政策措施统一规划管理。Farrell(1957)运用线性规划模型分析生产函数,认为不同的生产者之间存在着技术无效率,即只有少数的生产者拥有最优的生产效率。Dale W. Jorgenson等(1967)提出了超越对数生产函数并应用在全要素生产率的测算中,他们认为生产率对战后美国的经济起次要作用,劳动力和非劳动力要素的投入才是经济增长的根本作用[4]。Caves 等(1982)提出了 Malmquist 生产率指数,而后被 Rolf Fare等(1994)进行了拓展和改进,全新的 Malmquist 生产率指数被广泛应用于各个研究领域[5]。
.........
 
第三章 苏、浙、粤产业转型升级现状研究........ 13
第一节 苏、浙、粤产业结构现状研究........13
一、江苏省产业结构现状..........13
二、浙江省产业结构现状..........14
三、广东省产业结构现状..........14
第二节 苏、浙、粤产业高级化进程............17
第三节 本章小结........20
第四章 苏、浙、粤产业转型升级的实证研究 .... 21
第一节 研究方法........21
一、模型构建............21
二、资本存量估计....24
三、数据说明............26
第二节 实证研究........27
一、回归分析............28
二、苏、浙、粤供给要素生产率的纵向比较.....34
三、苏、浙、粤供给要素生产率的横向比较.....39
四、苏、浙、粤供给侧影响因素的拓展研究.....44
第三节 本章小结........50
第五章 苏、浙、粤产业转型升级的对策研究 .... 52
第一节 江苏省产业转型升级的对策研究....55
第二节 浙江省产业转型升级的对策研究....55
第三节 广东省产业转型升级的对策研究....57
 
第五章 苏、浙、粤产业转型升级的对策研究
 
由苏、浙、粤产业转型升级中供给要素生产率的比较研究可知,对于江苏省而言,高质量的全要素生产率表明该省产业发展的技术和效率水平较高,但劳动力增长速度慢、资本要素缺乏活力,两种要素迄今为止主要集中于发达的第二产业,不利于第三产业的扩张及产业结构的协调发展。浙江和广东省同样存在着劳动力紧缺、资本要素缺乏活力等问题,而优势传统产业和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牢固盘踞、挤占新兴产业发展空间也是二者共通的产业问题。除此之外,浙江省还应着重提升全要素生产率水平,改善过分依赖原始投入驱动增长等问题。广东省若想保持住产业结构合理化程度更高的优势就要继续夯实第三产业基础,稳步提升自主创新能力。本章将分别针对江苏、浙江和广东省产业发展中现存的这些问题进行对策分析,以期更好的为各省份产业的发展提供思路和可行的依据,帮助实现地区产业的转型升级。
 
第一节 江苏省产业转型升级的对策研究
与浙、粤两省相比,江苏省资本、劳动力等供给要素在前期主要集中于发达的工业,现阶段随着第二产业比较劳动生产率水平的下降,第三产业吸纳供给要素的空间有机会被进一步释放,“十三五”时期将是大力发展地区服务业的有利时机。1.现代服务业与制造业相互配套完善。协调产业结构并不单纯意味着用抑制第二产业的方式来提高第三产业,一定要适合地区的发展基础和现状。江苏省制造业已经跻身于全球产业分工链条内部,国家对整个长三角地区提出了“形成以服务经济为主的产业结构”战略要求,这对江苏而言必定是建立在制造业全球产业分工的基础之上的。因此,江苏省应该依靠制造业的带动作用,以园区和产业集聚区为载体,鼓励制造企业为提升核心竞争力而实行服务外包,加速企业内部非中枢业务的外部分离,形成与制造业上、中、下游融合搭配的生产性服务体系。同时,应该促进生产性服务业的详细分工,通过制造业的服务需求推进该产业的规模化和组织化,用催生各种新型业态的方式来深入完善地区服务网络及实现服务业的扩张。2.传统服务业与现代服务业相互协同发展。“十二五”期间,“十百千”计划的稳步实施进一步促进了江苏省传统和现代服务业的紧密融合,现代服务业受到传统服务业的助力获得了快速高效的发展。但是现阶段江苏省传统服务业固定资产投资占第三产业固定资产投资中的比例仍然较高,现代服务业的比例过低,主要原因在于新业态中领跑型大企业较少,整体的影响力、竞争力较弱品牌效益匮乏,在吸引投资方面严重缺乏号召力。资金的限制等同于扼住了企业发展创新的命脉,政府作为决策部门应该进一步发挥核心引导作用,为促进服务业发展引导社会资本投资,用优惠政策倾斜和减轻服务业税负等手段增援扶植现代与新兴服务业的发展。同时,应该进一步规制法律环境和市场环境,为现代服务业清扫障碍、优化环境。
.........
 
总 结
 
本文从生产率这一根本性问题入手,将投入产出关系模型作为桥梁,通过测度供给要素投入、供给结构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水平,对苏、浙、粤三个省份产业转型升级的层次水平实施了比较研究,并从产业结构调整、产业主导地位和供给要素作用三个层面总结出了产业发展的一般规律和前进方向。首先,产业结构调整层面,广东省第三产业发展快速、基础稳定,资本和劳动力要素在第三产业的比重更高。根据配第-克拉克定律和库兹涅茨法则,第三产业在工业充分发展的基础上将逐步占据国民经济的主导地位,劳动力也将逐步由第一、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为顺应产业结构的演进规律,各省份应在夯实第二产业发展的基础之上加快第三产业发展,注重提升第三产业的发展质量、水平和速度,合理引导供给要素的产业聚集,强化第三产业与其他产业部门的关联和配套。其次,产业主导地位层面,江苏省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比重逐步降低,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的专业化水平和集聚程度稳步提升,地区主导产业与浙江和广东省相比更具有竞争优势,顺应了产业转型升级的一般规律,即通过供给要素依赖性转变体现的产业层次水平的提升。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在未来时期是各省份发展的必然选择,必须加速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型升级,用提高生产专业化水平、供给要素质量和生产效率等方式增强市场竞争力,抵御我国人口红利逐步消失、要素成本显著上升等严峻问题。同浙江省类似的传统劳动密集型占主导地位的地区,未来时期肩负着艰巨的产业转型升级重任。最后,供给要素作用层面,产业转型升级的实质在于科技创新和技术水平的提升。在苏、浙、粤三省的比较中,江苏省以技术进步为主要因素的全要素生产率水平最高,技术在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发挥了最为主要的贡献作用。面对当前国内低端产能过剩、高端产品不足的形势,要想协调好供给与需求的关系,提升我国在国际贸易环境和全球价值链分工中的地位,必须要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和自主创新等手段,避免同质化的加快高技术、新兴产业发展,用加强地区科学技术供给的方式实现产业的高级化和经济效益水平的提升。
..........
参考文献(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