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学论文栏目提供最新医药学论文格式、医药学硕士论文范文。详情咨询QQ:357500023

金边蚂蟥在各成长阶段不同含血量情况下抗凝血活性的変化

论文编号:lw201902181337259164 所属栏目:医药学论文 发布日期:2019年02月18日 论文作者:论文网
[摘要] 目的:研究广西壮药金边蚂蟥从幼体至老年体生长过程中,及不同含血量情况下的抗凝血活性変化,为莸取优质金边蚂蟥药材提供参考。方法:选取不同生长阶段和不同含血量的金边蚂蟥活体,以凝血酶滴定法测定其抗凝血活性。结果:金边蚂蟥幼体内抗凝血活性随着含血量的增加呈现递减趋势;成年体及老年体抗凝血活性随着含血量的增加呈现先减后增的趋势;不同阶段金边蚂蟥抗凝血活性有随着生长阶段呈递减趋势。结论:各生长阶段的金边蚂蟥均具有抗凝血活性,以幼体表现最强,成年及老年阶段含血时强弱差异不明显.如考虑到经济效益、获取的难易等因素,建议选择成年体金边蚂蟥为药材原料。
关键词  金边蚂蟥  菲牛蛭  抗凝血活性  成长阶段  含血量  凝血酶滴定法
  金边蚂蟥为医蛭科动物菲牛蛭(Hirudinaria manillensis),列入《广西壮族自治区壮药质量标准壮药典》第二卷(2011年版)[1],壮药典里规定每1克金边蚂蟥干燥品的抗凝血酶活性不低于220.0U/克。文献中,有对金边蚂蟥整体匀浆物以及头部、躯干部分的抗凝血酶活性含量测定的报道[4][5],尚未见对金边蚂蟥不同生长阶段、不同含血量情况下抗凝血酶活性含量的报道。金边蚂蟥是否跟其他中药材一样,不同生长阶段药理活性会有所不同;由于金边蚂蟥每次可吸食大于自身体重2-4倍的血液[3],体内含血量的多少是否也会影响到整体抗凝血酶活性。本文通过测定金边蚂蟥不同生长阶段以及不同含血量的情况下抗凝血酶活性,为合理莸取优质金边蚂蟥药材提供依据。
1、材料、仪器与试剂
1.1  金边蚂蟥材料及选料:
金边蚂蟥活体系从南宁市净雪皇有限责任公司金边蚂蟥养殖场采集.分别选取饥饿状态下生长期1个月以内、体重≤1g/条的幼体200条;生长期6-8个月、体重在3.5—4.5g/条的个体100条;生长期17-19个月、体重在9—11g/条的个体100条;所有样本均经过广西壮医院莫滚教授根据壮药材标准鉴定为医蛭科牛蛭属的金边蚂蟥Hirudinaria maniUensis Lesson[9],壮药称金边蚂蟥[1]。分别放在三个玻璃箱内,不喂食,用清水暂养30天后备用。
1.2仪器及试剂
HH-S2型数显恒温水浴锅;LD4-1.8型速冷冻离心机;FA2004N型电子天平;凝血酶冻干粉(批准文号:国药准字H43020121生产批号:130721-4);纤维蛋白原(牛血)(Fibrinogen,凝固物含量51%,供凝血酶效价测定用,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  ID:FHYZ-MTBO);0.9%的生理盐水(自配);Tris缓冲液(自配)。
1.3 试剂的制备
2.试验分组及样品制备
3.方法
3.1  各成长阶段0%含血量组抗凝血活性测定
3.2 各成长阶段65-75%含血量组及140-150%含血量组抗凝血活性测定  
3.3  各组样品抗凝血活性测定测定方法[2]
4、结果   
5、讨论
现代研究指出水蛭主要具有抗凝、抗血栓作用,而水蛭中的水蛭素( hirudin) 是迄今发现的最强的凝血酶特异性抑制剂,是水蛭中具有代表性的药理活性物质[6][7]。吸血类品种金边蚂蟥是目前研究得较多、也是抗凝血活性较高的品种之一[8],有着非常高的药用和经济价值。金边蚂蟥在2011年列入《广西壮族自治区壮药质量标准壮药典》第二卷(2011年版)[1]。
笫一组中幼体阶段随着含血量从0%至140-150%增加,抗凝血活性含量反而减少。而成年和老年组则出现先降后升情况。分析原因:体内含血量多寡会对整体的抗凝血活性浓度有影响。水蛭素以及其含量的多寡可以作为药用水蛭功效的一个重要检验标准问题[10][11],本次研究的结果显示,幼年个体虽然有较高的抗凝血活性含量,但由于个体小,经济价值不高,不适宜做为药材使用。成年个体与老年个体,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均是不同含血量的个体混合使用,平均值更能体现其实际药效价值。从表数据看,成年个体平均含119ATU/g,虽然只有幼体平均162ATU/g的73%,但比老年体的89ATU/g高出34%。成年个体规格均重在3.5g/条以上,药效价值较好,原料获取比较易得,具有较高的药用和经济价值。
参考文献
[1]广西壮族自治区壮药质量标准壮药典(2011年版)[M].第二卷.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83-184.
[2]国家药典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 M ] . 二部. 北京: 化学工业出版社, 2005:附录181-182.
[3]谭恩光,黄立英,关莹,王波等, 广东金边蚂蟥生长和生殖的研究[J],中草药,2002年第33卷第9期。
[4]汪文茉,张秋海,欧兴长. 水蛭头、尾抗凝活性的比较及晾干后对活性的影响[J]. 中国中药杂志,1998,03:48.
[5]关世侠,袁中文,张怡,胡波. PEG联合pH沉淀-冷冻干燥法制备金边蚂蟥活性组分[J]. 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13,15:1240-1243.
[6]黄爱民, 黎肇炎, 廖共山, 班建东,广西金边蚂蟥消化液中抗凝物质的分离纯化,中国生化药物杂志,2006年第 27 卷第 5 期。
[7]张士斌. 水蛭素的基础研究现状及临床应用展望[J]. 北京医学,2006,03:173-174+177. 
[8]张彬,汪波,龚元,于翔,吕军仪,几种水蛭抗凝血物质提取及活性分析,中山大学学报( 自然科学版)2012 年7 月第51 卷第4 期
[9] 杨潼 . 中国动物志(环节动物门 • 蛭纲)[M]. 北京:科学出版社,1996:120-122.
[10]张卫,张瑞贤,李健,梁飞,钱忠直. 中药水蛭品种考证及资源可持续利用发展探讨[J]. 中国中药杂志,2013,06:914-918.
[11] 吴志军,张灵霞,于立华. 四种不同品种水蛭生物活性的研究与比较[J]. 中成药,2006,28 ( 2) : 232 -234.